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无为

自己庸庸碌碌二十余载,到如今一事无成,实在是是愧对父母,愧对亲人。也许是我凡事没有想的周全,以为许多事只要尽力为之就能得到,然而一切皆非如此,很多时候你以为是水到渠成的,结果确实适得其反,真是让我悲伤错愕。诚然,不经一堑,不长一智,这起码让我以后记得前车之鉴,万事都要想的周全,方不至于到头来一场空。
想想人生真是有趣,摆在你面前的永远是你看不懂的,你看懂的都是没有用处的。我向往那种简单的世界,至少是我看的懂的世界,我讨厌复杂的人世。如果只我一人,我倒是想找个清静的山里隐居,如陶渊明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记忆里总忘不了小时候跟着母亲在田地里劳作,闻着泥土的味道,中间还和着青草香;把外套脱掉,浑身汗顺着脊背往下淌,流到嘴里还咸咸的;脚踩到刚用锄头刨过的地里,凉凉的真舒服;风吹在身上,吹的杨树的叶子哗哗响;夕阳红红的映红了整个西面,天上的红云,远处的天地、村庄,它们一起绘成一副画。
这时应该是在下午,下午劳作既凉爽,又可以多干点,从下午三点要一直到傍晚七八点。回到家,舀一盆凉水洗脸,擦身子,捧起水往脸上泼,背上被草叶划过的地方用水一泼还蛰蛰的,胳膊、腰、腿都有酸痛的感觉,却是那么的爽快。真想念以前的日子,跟一家人在一起,我从来就没有感觉到田地劳作的辛苦,我只觉得是那么的幸福。但是已经过去十几年了,现在的我在学校里学习,跟父母一起劳作的机会已经没有了,暑假不回家,年假家里也没有活,真的怀念啊。我喜欢这种简单。
我这个人总是怀念过去,我喜欢过去的那种幸福感觉,我渴望能永远停留在那刻。我因为太怀念过去才总是放不开,显的优柔寡断。我知道过去的已经不可挽回了,但我还是不能释怀。也许像我这种人就不该有开始。
我知道已经从农村出来就不能回去,至少父母不想我再回去,在他们眼里,外面的世界才是幸福的,在城市里不用那么累就能吃好的穿好的,不能在家里受苦,但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感觉那是什么苦,能跟父母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父母永远都是自己最亲的人。
我不是没有志气,只要父母希望我以后能在外面的世界立足我就会尽力去拼搏,我一直认为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一切只要能令亲人感到幸福就是我最大的乐事,我不是为自己活,我是为他们活。
一句话非常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然这是典型的宿命论,但我一直以为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

1 条评论: